酷评|只有无名之辈,才华告诉你什么是值得的


更新时间: 2018-11-23

电影一开始,便用“多线叙事”的结构方式,让观众很容易地接收到,这是一部人物群像片子。多线叙事的铺陈、人物群像的发展,巧妙地解决了部分逻辑问题,也就是说,观众被赫然的人物跟各自故事吸引着,忽视了“每条线”切实单独抽出来,都不影响剧情。

多少位“无名之辈”确实有的可说,为他们写个人物小传的话,个个都能当作主角来叙述一部电影。

揭开她彪悍的名义,咱们看到了一个连自杀都恳求人帮助的蝼蚁生命。但这样的人不应该决定自残的,她的身上,并不是心如死灰。她对世间的情感仍有留恋,对无能为力的人生仍有破口大骂的欲望,对“站起来”仍有做梦的主张,甚至胡广生(章宇饰)允许临走之前,会把煤气罐打开帮她自残,在他递过来耳机时,仍会问一句:“好听吗?”

最近,一句看似看破人生原形、洒脱逸致的话被很多人推许——“世间不值得”。这句话挺妙的,它可能为每个生如蝼蚁、命似纸薄的人们面对丛林法令放弃挣扎,被事实嘲弄、被尊严舍弃取舍对世界“跪下”而自圆其说。开脱很容易,但在《无名之辈》里,我看到了一群筛选不那么轻易的生涯方法,和命运硬碰硬的“正人物”。

《无名之辈》开端的运气如同片名,在一众本国大片的压制下排片量并不高,而在口碑发酵下,促杀出重围,上映8天后票房冲破1.7亿,成了11月份的票房黑马。

想先来说说马嘉旗(任素汐饰)。一位高位截瘫的姑娘,脖子以下都不能动,输出全靠一张嘴。那么“框死人”的设定,能量密度却很大,感情也一波三折,有理有据。

因为哥哥马先勇(陈建斌饰)酒驾车祸,自己从此只能依靠轮椅度过终生,这是她悲剧的来源。嘴下不饶人,骂人不重样,每句话皆戳人痛点,讥嘲跟彪悍是她面对生活的基本姿态。哀恸福气的不公,在陌生人面前小便失禁尊严全无,二心向去世是她的情感去向。在逝世之前,能拍一张站着的照片,是她的英雄空想。